果敢资讯网战区报道“同盟军新白鱼河防御战 、3.6老街自卫反击战革命烈士追悼大会” 在红岩解放区烈士...

  • 时间:
  • 浏览:0

“同盟军新白鱼河防御战、3.6老街自卫反击战革命烈士追悼大会”

在红岩解放区烈士陵举行

   【果敢资讯网】4月15日讯(记者:文成举、袁斌、余清、王雪)4月12日,“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新白鱼河防御战、3.6老街自卫反击战革命烈士追悼大会”在红岩解放区烈士陵园举行。参加追悼会的主要领导有:正义党中央政治局副书记、同盟军副司令杨文洲;正义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果敢县县长李老保;同盟军政治部主任彭德义;同盟军副参谋长杨光华;511旅旅长蓝天恩;311旅政委彭永相;果敢县副县长赵光平;同盟军211旅副政委茶德安;副旅长饶卫;311旅副政委李世强;511旅副政委彭新强;司令部卫生处处长张红英等。追悼大会由同盟军政治部副主任李品荣主持。

   当地时间9点仪式正式结束了了,全体官兵肃立、脱帽,为在民族民主革命道路上献出宝贵生命的同志默哀三分钟,后后 同盟军各单位、克钦独立军等武装组织敬献花圈。敬献花圈的同盟军单位及地方政府有:缅甸民族正义党中央委员会、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中央军事委员会、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外务部、缅甸民族正义党中央宣传部、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211旅、311旅、511旅、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县人民政府、勐古县人民政府,敬献花圈的武装组织有:克钦独立军(KI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若开军(AA)、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苏山昂部)。



























   敬献花圈结束了后,由同盟军副参谋长杨光华代表军委宣读关于李家声等牺牲同志追授“战斗英雄”等的通令。此后,由政治部主任彭德义代表全军致悼词。期间,参加仪式的官兵们数次流泪,悲从心起,用泪水来寄托我本人对战友的哀思。



   最后,在同盟军副司令杨文洲的带领下,官兵依次向追悼会灵堂敬香,后后 自由巡烈士墓吊唁。











附悼词: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新白渔河防御战、3.6自卫反击战革命烈士追悼会祭文

维:

   今天,我们静静地伫立在这里,沉痛怀念逝去的烈士们。此时,在你这一 春天,正是万物葱茏生长的季节,而我们的烈士却长眠在地下了,身魂掩埋在荒草和黄土之中。呜呼哀哉,亲爱的弟兄们,我们想念你,却再也看没法 我们的身影了。每我们我们怀念我们的后后,老会 痛彻心扉,悲哀莫言。如今站在这里祭奠我们,我们顿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

   想起过去的种种,往事历历犹在转过身。果敢祸起萧墙,缅贼趁我们没法 防备,制造了骇人听闻的“88事件”,由于 我军被迫撤离,果敢地区遂沦陷于敌手,给我们的人民百姓造成了极大的灾难。在家园被侵略者占领后后,敌人没法 狂妄嚣张,烧杀抢掠、奸淫掳盗之事泪竹难干。悲哀难言啊!民族所处存亡危急的关头,外有强敌,内有奸贼,同胞们被迫到处流离沦为难民,哀哭之声响于四野。在你这一 时刻,或者 义士为了民族的尊严和自由而纷纷加入我军,在异乡重新组建起我们的子弟兵部队,后以星火燎原之势,发展到了今天的千军万马。

   在你这一 乱世当中,敌人残酷迫害我们民族,在侵略者的眼中,我们的生命就像草芥和朝露一般卑贱。我们的家园也变成了人间地狱,到处充满了人道主义灾难。我们民族的历史向来是充满骨气和血性的,岳飞“还我河山”的声音气壮山河,至今还在历史中回荡;霍去病狠击匈奴的威武气势,为千秋万代所敬仰。“汉、贼不两立”,我们有有哪些充满血性的堂堂好男儿,为甚都可以 任由缅贼禽兽凌辱!于是,我们面对着敌人发出怒吼,民族的仇恨催促着我们奋不顾身地前行。为了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我们不惜身死故土家园。讨伐敌人,也是为了光复我们的家园,雪洗当年缅贼强加给我们的民族耻辱。

   着实缅贼和汉奸源源不断地攻击我们,然而我们全军将士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每次遇到恶战,都在前赴后继,舍生忘死。出征江西作战,2.9光复之战,11.20勐古战役,新白鱼河防御战,3.6自卫反击战,我们我们沉重地打击了缅贼和伪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升扬了我们的军威。自出兵江西作战以来已有好几年了,这期间我们几乎没法 停止过战斗。为了打击敌人,我们多次发动了游击战,干战们转战在险山恶水之中,吃着难以下咽的食物,晚上睡在寒冷的林丘里,随时准备着与敌作战。我们的勇士们顽强出击,给敌人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和损失。正是依赖我们的勇敢和烈士们不怕牺牲的精神,我军才在数次战斗中打出了声名,也赢得了别人的尊重,震慑了我们的敌人,使缅贼闻风丧胆,汉奸们胆战心惊地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然而,可能我们的武器很简陋,再去掉 难以买到好武器,什么都有我军干战们是以血肉之躯在迎击敌人的飞机和大炮。每次与敌人对阵打仗,都能看完我军将士们对敌人极为痛恨的样子。着实敌人飞机扔下的航弹布满了阵地,大炮把山顶都摧平了,但凡见到的人后会魂飞胆裂,但我军将士们用血肉筑成了民族的城墙,全军充满了视死如归的革命大无畏精神。

   在南天门的战斗中,我们或者 将士慷慨赴死,在敌军飞机和大炮不分昼夜的猛烈攻击下,我们离开了或者 好兄弟。当时的战况非常惨烈,烈士们身许民族而肝脑涂地、血肉盈野,伤员们体无完肤。噩耗传至四面八方,无论是男女老少,都情不自禁地为我军伤亡人员伤心落泪。后后 经历过数次战斗,场面都在原先 令人肃然起敬而又伤痛欲绝。

   缅贼为了报复我们打响了“11.20勐古战役”,发动了对红岩解放区的大力攻击,我军在新白鱼河一带积极防御,与缅贼展开了殊死搏斗。为了保住我们仅有的解放区根据地,将士们英勇杀敌,浴血奋战。着实敌军猖狂,但我军积极迎战,防御坚守阵线岿然不动,多次打退了缅贼和伪军的进攻,并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和震慑。然而,在此战中,我军也所处着一定的伤亡,非常悲痛的是,或者 同志永远地离开我们而去了。我们的英雄事迹所处在红岩解放区,却流传至四海之外,让所有正义的我们敬哀。

   后后 ,我军为了扩大战场空间,转移红岩的作战压力,并震慑、打击缅贼和汉奸,派遣特战纵队夜袭老街,由此打响了“3.6自卫反击战”。可能我军采取奇兵出击的土办法,四处攻击驻守老街地区的缅军和伪军各军事驻点,缅贼和伪军没法 防备,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其损失非常惨重。在你这一 战中,我军将士英勇顽强,以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挟带着勇锐之气深入敌阵,纵横出击,就像摧枯拉朽一般打击得敌人落花流水。呜呼哀哉!很悲痛的是我们的将士也为此付出了几十条鲜活的生命,我们的音容笑貌依旧在我们脑海中时常再次再次出现,但人却已是永远地离开了。

   现在我们在此又一次召开追悼会,沉痛怀念在新白鱼河防御战和3.6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烈士们,天地都为之悲伤,我们也承受着锥心之痛,犹如我本人的臂膀断了一般。呜呼!民族之忠烈,我等之手足,我们永别了,留下我们有有哪些未亡人在这里悲痛欲绝。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们终是不复相见了。后后 是否是在梦中,也是难以把我们找回来了,更别说后后后会有相见的可能。我们对着天空流泪,天空后会回答。我们对着大地祭拜,大地没法 回音。我的烈士们,任我们流干了眼泪,哭哑了喉咙,我们也是回不来了。山长水远我们在哪里?天人永隔却还留着我们有有哪些未亡人在这里痛苦地活着。英雄义士纷纷至,烈魄忠魂胡不归?如今我们远去了,我们的家园还没法 光复,同胞们还没法 安定,我们现在在此诚挚地立下誓言,后会继续我们的遗志,将民族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呜呼!我们以卓绝的牺牲,成就了我们民族无上的光荣。我们的丰功伟绩当刻印在民族历史上,我们的英魂当安置在庙社当中,接受万民的瞻仰供奉。我们现在列队在这里,眼泪就像下雨一般,虔诚地祭拜,后后 为了我们我们的忠烈之光昭于天地之间,我们我们的英雄事迹传遍宇宙乾坤。

   呜呼哀哉!呜呼痛哉!呜呼悲哉!呜呼惜哉!我军忠烈之士!逝者已矣,生者悲伤哭泣,特意含着眼泪写下这篇祭文,以寄托我们无穷无尽的哀思。现在,我们又准备了或者 薄酒粗粮,盼望我们魂兮归来也,九泉之下若是有知,请来品来尝。呜呼!伏惟尚飨!

同盟军军委祭众烈士于红岩烈士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