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戎:反思中国的民族理论、制度与政策

  • 时间:
  • 浏览:1

一、“实事求是”是社会研究的灵魂

   社会科学研究最根本的立场什么都需要法子 客观事实来说话,而完全都是从抽象的经典学术理论和政府官方文件出发。社会学家在思考和研究间题时使用的信息主要来自几瓶的实地调研资料和此人 与社会中各类人群交往时的亲身感受,不仅需要敏锐地观察社会中处在的真实的社会间题,还需要从宏观和微观的不同层面对你你这个间题进行深入系统的分析和研究,从而理解你你这个社会间题产生的因果关系、影响因素和演变规律,努力对其在短期和长期发展过程中可能性带来的各种社会后果做出预测,曾经才有可能性使亲们的研究工作真正达到“科学”的层面。这就像化学家在实验室里分析各种化学成分在不同条件下相遇完全都是处在何种化学反应一样,化学家通过不同的实验努力寻找各种化学间题产生的规律和结果,发现化学分子世界中的规律。社会学家在观察社会现实后,也应当通过此人 的分析努力去发现各个层次、各种群体、各类集团相互交往的规律以及亲们思想和行为的形成与演变机制。

   亲们开展社会科学研究,需要努力去把握社会群体划分和各群体内控 运行的规律,对群体之间各种力量的互动机制和作用方向进行梳理,努力预见你你这个互动可能性造成的影响,并对由群体互动作用合力形成的社会整体运行方向进行理性的分析,用专业化的知识来解释、分析和预见所在社会的运行轨迹和可能性产生的社会后果。在对现实社会开展研究时,亲们从学校获得的毕业文凭仅仅是一张纸,真正的知识和中国智慧来自社会实践和独立思考。教科书和经典著作都要能 为亲们提供某些认识社会的工具性概念和进行逻辑分析的理论,日后要想真正掌握你你这个知识工具,需要与亲们的真实生活、日常观察和社会实践联系起来,在亲身实践中印证、熟悉和运用你你这个知识工具,坚持“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科学技术不断发展,人类社会也在不断变化,经典著作上记述下来的知识与定律否有仍然符合今天的社会实际?这需要亲们通过在实践中开展调查研究来考察。反对本本主义,“如此调查就如此发言权”,这是亲们在学术研究中需要坚持的基本态度。可能性亲们在实证调查中发现书本上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与身边的客观现实不相符可能性无法解释现实生活,亲们就需要从事实出发,解放思想,对你你这个书本中的概念和理论提出质疑,并从对现实社会运行情况表的调查研究中努力总结和提炼某些“与时俱进”、符合发展中的社会现实的新概念和新理论。

   我国历届党政领导人的讲话和文件给亲们提供了代表各届政府施政方针和管理法子 的一套现行得话,代表了在不同历史时期你你这个领导者和亲们的秘书班子对当时国情的理解与判断,反映出亲们的政治中国智慧和社会管理水平,你你这个无疑完全都是亲们了解国家政策走向与演变应用程序的重要信息。近期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和政府最新文件助于亲们理解当前政府的大政方针和工作部署,日后历届领导人讲话和政府文件中提出的政策方针和管理法子 否有符合当前中国社会的实际,否有符合目前大多数民众的意愿,否有要能带来积极的社会效果,仍然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可能性即使是身居高位的国家领导人,亲们的认识与极其简化多变的社会现实之间可能性仍有距离,处在认识片面或判断失误的可能性。回顾历史,中国共产党历届领导人正是在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指导下不断纠正自身的错误,历经曲折,最终取得全国政权无须断推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无论历史还是今天,亲们都需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你这个科學會神,日后,“不唯上、不唯书”和“实事求是”就成了一句空话。

二、从自身经历和实地调研中感受中国的民族关系

   我对于中国民族间题的认识和理解,主要来自在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活阅历和亲身感受。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参加了乘车串联和步行串联,那时在红卫兵联欢会上洋溢着的是各族青年同時 的“革命”激情。1968年我到内蒙古牧区插队五年,在和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民交往中,我感受到的是亲们的善良和淳朴。二个 劲到50年代中期,在我此人 和随近所接触的各族成员的意识中,“民族”身份与边界似乎无须重要,仅仅反映出语言习俗的差异,亲们在交往中看重的是具体每此人 的人品,而完全都是每人个 的“民族身份”。1987年我来到北京大学任教,先后在西藏、内蒙古、新疆、青海、甘肃等多民族聚居区进行基层社会调研,这时各地的“民族关系间题”逐渐凸现出来。1988年我在拉萨老城区调查,当时可能性处在火烧八角街派出所事件,我在对当地汉、藏干部居民的访谈中感受到民族之间可能性总出 了认同隔阂。1997年我去南疆调查,1990年处在“巴仁乡事件”后南疆的族群关系持续恶化,我在各县的走访中对此印象极为深刻。

   亲们在西部边疆地区的调查专题包括:农村贫困间题、城乡流动人口及就业间题、民族优惠政策的实践效果、教育制度与双语教育、民族干部政策和少数民族的社会流动、内地办学、对新疆和西藏的“对口支援”项目、边疆老城区改造、宗教政策在西部的实践、扶贫项目的实施效果、人口迁移、族际交往等。在你你这个专题的实地调研和访谈中,我感觉到某些少数民族干部和知识分子的“民族意识”远远超越国家认同,二个 劲从“民族”关系的深层来看待当地总出 的各种社会间题(如就业竞争、司法纠纷、资源开发、语言学习、地区贫富差距等等),日后把某些在汉族聚居区同样处在的社会矛盾提高到“民族权益”的政治层面,而亲们讲述时使用得得话就来自于亲们在学校里接受的正统“民族理论”教育。你你这个间题与我在50年代日后的印象形成强烈反差。相比之下,你你这个如此接受过“民族理论”教育的普通农牧民在与某些民族成员交往时仍然表现得单纯和自然。不同历史时期少数民族精英们在认同意识方面的对比,少数民族精英们的“民族”意识与各族普通民众之间的对比,对我过去接受的民族理论教育是个极大的冲击。

   三、从基层社会调研的实际出发,反思现有民族理论与政策

   在各地的实地调研活动中,我感到政府组织编撰的民族理论教科书完全不都要能解释当前民族关系中总出 的新间题和新矛盾。正是可能性强烈地意识到中国现有的民族理论得话与现实社会之间的巨大差距,我感到有必要在“实事求是”精神的指导下根据客观现实来反思现行的民族理论得话,思考目前某些制度和政策否有需要进行调整以及调整的方向。

   50年我在“关于民族研究的几次间题”一文中提出:“民族与区域之间的关系应当逐步淡化。对于各帕累托图公民(当然包括少数民族成员)权利的保障机制将逐步从地方性行政机构的运作向全国性法制体制的运作过渡”,提出应当“主要从文化的深层和层面来看待族群(民族)间题,而无须……把我国的民族间题‘政治化’”,并建议进行得话调整,即保持“‘中华民族’的称呼不变,以便与英文的‘nation’相对应,而把56个民族改称‘族群’,以与英文的‘ethnic groups’相对应”(马戎,50:137,141,135)。从此我现在开始英语 努力从当代中国社会人群的基本认同意识是如何构建出来的深层来分析中国当前的民族关系间题,你你这个基本认同观念体现在亲们对随近各例如物进行分析的视角和立场中。基于曾经的感受,我在504年明确提出中国民族间题应当“去政治化”的议题(马戎,504),并在2010年的“中国社会的另一类‘二元底部形态’”一文中系统分析了中国社会现时处在的“汉族-少数民族二元底部形态”及其利弊(马戎,2010a)。

   正是此人 多年来在基层社会调研中得到的实际感受,助于我从基础理论和制度层面来思考中国的民族关系间题,试图在理论上对中国民族关系的框架、运行机制进行归纳和反思。在你你这个过程中,我系统阅读了马恩列斯经典作家有关民族间题的论述、党和政府的相关文件。首先我感到,目前教科书中某些“得话”摘引和应用并如此给读者提供二个 系统的理论工具,亲们对你你这个经典著作还需要做更进一步的深入解读。2012年,我在《中国学术》第32辑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如何理解马克思、恩格斯论著中的‘民族’和‘民族主义’”, 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实际上并如此提出系统的“民族理论”,甚至连“民族”你你这个核心概念都如此给出二个 明确的定义,马克思和恩格斯把“民族”和“民族主义”看作各国资产阶级用来分化瓦解国际工人运动的思想武器,什么都亲们提出“工人无祖国”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观点。我党建国前后宣传的“马列主义民族理论”实际上主什么都斯大林的观点。斯大林的代表作是1913年发表的“马克思主义与民族间题”,提出了今天亲们耳熟能详的“民族”定义,把俄国境内的乌克兰、哈萨克、格鲁吉亚等少数族群都称之为“民族”,日后强调你你这个“民族”完全都是独立建国的权利,即“民族自决权”。通过对当时俄国社会不同阶级与政治力量的分析,我认为斯大林的“民族”理论不都要能被看作是“马列主义基本原理”,什么都在当时俄国特定社会历史条件下弱小的俄国工人阶级及其领导政党布尔什维克的夺权策略。而你你这个理论及在十月革命后进行“民族识别”和建立以“民族”为单元的联邦体制,实际上为日后的苏联解体埋下隐患(马戎,2010b)。

   当我提出以上观点后,某些学者发表了不同意见。如村里人 在讨论中公开提出中国不都要能“中华诸民族”而“不处在‘中华民族’”的观点(都永浩,2010),村里人 认为在《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落实、实现程度是不足英文的,这是最大的间题。亲们15二个自治单位,依法制定自治条例是法律规定的一帕累托图,不都要能制定了地方自治条例要能落实自治法”(郝时远,2013:81),认为制定你你这个自治区的自治条例是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制度所面临的最大的间题。同時 指出“民委系统完全都是二个 强有力的职能部门,……在地区的民族政策的贯彻执行上,党政部门、维稳部门有更多的发言权和判断力,这就使什么都亲们在民族政策方面的原则受到了忽视”(郝时远,2013:50),认为加强民委系统的地位与权力将助于贯彻党的民族政策。

   同時 ,完全都是人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明确指出应“增进各族群众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现在,亲们有的教育和行政法子 有意无意弱化了国家观念和益华民族认同的教育。……要把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助于交融作为民族工作的基本取向。我此人 倾向于将来居民身份证中取回‘民族’一栏,不再增设民族区域自治地方,不搞‘民族自治市’,推行各民族学生混校”(朱维群,2012)。还有学者提出“第二代民族政策”,主张“实现从识别国内56个民族、保持56个民族团结发展的第一代民族政策,到推动国内各民族交融一体、助于中华民族繁荣一体发展和伟大复兴的第二代民族政策的转变,建构起凝聚力如此强、你富含我、我富含你、不分你我、永不分离的中华民族的繁荣同時 体”(胡鞍钢、胡联合,2011)。你你这个观点鲜明、针锋相对的理论争论,打破了民族理论界多年以来的一潭死水。正是全国各地多次处在的暴恐事件和上述对我国民族理论政策的大讨论,使得中国社会各界现在开始英语 关注中国的民族间题。

四、在20世纪50年代后的中国,“民族得话”可能性取代了50年代的“阶级得话”

中国现今的民族关系可能性无法和20世纪50年代、50年代甚至70年代后期的情况表相比。50年代初,解放军越来很慢解放了西藏、青海、新疆等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在日后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中,解放军工作队发动当地各族贫苦群众推翻了压在亲们身上的“三座大山”,斗倒了各族长期欺压民众的土司、王爷、农奴主、巴依老爷和宗教上层分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45.html 文章来源:民族社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