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发掘一座元墓 700多年前医学教授割肉救母

  • 时间:
  • 浏览:6

  你知道吗?“医学教授”這個 称呼很早都在了。近日,我省考古部门表态了一座元代“医学教授”古墓的发掘情况报告,墓志的出土让亲戚朋友 还能否 一窥这位700多年前“医学教授”的生平。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位“医学教授”在给母亲治病时,竟采取了今日看来十分残忍的“刲(音ku,义同‘割’)臂救母”。

  元代古墓现76件文物

  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段毅告诉华商报记者,该墓位于长安区韦曲街道办事处皇子坡村北。该墓平面略呈凸字形,由墓道、封门、墓室及壁龛组成,墓室平面圆形,顶部、壁面局部有不同程度的坍塌,并有血块淤土,内含残铁钉、朽木灰、骨渣等。一具木棺置于墓室中部,已朽成粉末状,大要素的随葬品摆置于棺木东西两侧偏南位置。该墓共出土各类质地随葬品76件(组),包括陶、瓷、玉石、银、铜几类,以陶器为大宗,器形主要大家物侍俑、车马俑、动物俑,以及棺、仓、灶等。从出土的人物俑中,亲戚朋友 还能否 看出当时元代人的穿着打扮。

  文物中最为珍贵的是一盒青石墓志,揭开了墓主人的身世。该墓志的志、盖均为青石质地,大小相同,边长都在43厘米、厚18厘米。志、盖四周均三面粗粝,一面打磨光滑。志盖正书“皇元敕授延安路医学教授故武君志盖”16字,墓志以楷书书写,25行、满行25字,共计665字。志盖与墓志字面相对并扣合在并肩,出土于墓道填土中。墓志较简略,但却记述了墓主人武氏家族历经金、元的家族史。

  墓主身份接近医学院院长

  段毅说,该墓志的出土对這個 时期的医学史、关中地区的儒士文人群体的境况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特别是对儒医世家的记载,为這個 时期儒医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料。墓志记载,墓主人武敬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周至,“高祖以儒医鸣”,知其高祖是一位著名的“儒医”。据段毅介绍,“儒医”是自北宋以来形成的另有有2个特殊群体,亦即儒、医兼通的人。宋代刚刚“医者”地位低下,但北宋历代皇帝都重视医药,对文士阶层产生了重要影响,儒医血块跳出。元朝对医学的重视更是前所未有,使从医者的地位大大提高。武敬墓志开篇以其高祖“以儒医鸣”的记述,便是对這個 时期重视儒医的体现。

  据墓志和文献所载可知,武敬“元贞始元(公元1295年),授安西医学教授”,负责安西路(今陕西一带)的医疗以及教学。這個 职务与今天的医学院院长特别类似 ,但与今天“教授”作为职称无须相同,其并肩特点是医疗经验富有。

  “医学教授”竟也割肉救母

  人太好墓主人武敬为“医学教授”,却也曾采取這個 自残的办法救治母亲—刲臂救母,即割去臂膀之肉来给母亲治病。

  段毅说,墓志记载:“妣夫人有疾,(武敬)尝刲臂以救,其天性仁孝若此。”作为对墓主人仁孝的褒扬。武敬這個 精通医术,他不靠医术为母治疗,却割去臂膀之肉救母,应是对当时社会推崇孝道极端做法的這個 真实反映。

  割买车人身上的肉来救治亲人,在史书上记载颇多。段毅说,元代对孝道极为崇尚,凡读书必以《孝经》排在首位。著名的“二十四孝图”即由元代画家郭居敬绘编,用于儿童早期启蒙。在有的《二十四孝》版本中,都在割肉疗亲的故事。武敬的事例实际上也是這個 历史时期社会伦理思想的反映。

责编:赵军